郑丁贤‧伊刑法以时间换取空间(25.11.16)

郑丁贤 2

上一次的哈迪法案,没有规定伊斯兰法庭的刑罚权限,这可以让伊斯兰法庭在未来行使断肢法,也可能让伊斯兰法庭审理目前只有民事法庭可以审理的案件。

哈迪私人法案获准提呈,但没有辩论;表面上,和上一次一样,打回原形。

其实,里头有很多的文章,也留下了伏笔。

第一丶为甚麽哈迪私人法案经过修改?修改了甚麽?

这一次的哈迪私人法案有所修改,似乎要遮一遮伊刑法的影子。

上一次的哈迪法案,没有规定伊斯兰法庭的刑罚权限,这可以让伊斯兰法庭在未来行使断肢法,也可能让伊斯兰法庭审理目前只有民事法庭可以审理的案件。

新的哈迪私人法案,显然经过巫统的“修饰”,因为它和副首相阿末扎希向穆斯林议员汇报的版本如出一辙。

新的版本限制了伊斯兰法庭的刑罚权限,也没有扩大审理范围。

但是,新版本要赋予伊斯兰法庭的刑罚顶限,远远超出了现有的“365”界限;监禁从最多3年提高到最多30年,鞭刑从最多6下,提高到最多100下,罚款从最多5000令吉,提高到最多10万令吉。

这项修改,让人感觉没有这麽接近伊刑法;但是,正如有议员引述首相署部长加米基尔的汇报谈话:“就算无法落实完整的伊斯兰刑事法,落实一半伊刑法也可以。”

只要先落实一半,另一半就可以下次再来。

第二丶为甚麽只是再次提呈,而没有二读和辩论?

一旦辩论,就必须要投票表决;哈迪私人法案就要面对成功和失败的後果。

巫统目前还没有做好一拍定板的准备,伊刑法的课题还可以慢慢玩下去;一来可以拖住伊斯兰党,双方继续纠缠;二来可以争取穆斯林的支持;三来可以玩残公正党丶诚信党和土团党。

这三党不能支持,又不能反对修正案,可能会促成它们在马来社会更加被边缘化。

况且,巫统和伊党或许都没有信心这项法案能够通过。

特别是砂首长阿德南表明砂国阵议员,不管是否穆斯林,一概不会支持,顿时使国阵少了25票;加上沙巴国阵友党也公开反对,而希盟穆斯林议员也不一定支持。

如此情况下,要获得112的过半数票,看来没有把握,不如先就此打住。

第三丶这是否表示哈迪私人法案已经失败?

肯定不是,既然不能一蹴而就,就要迂回前进,用时间换取空间。

巫统和伊党的主意,想要在下一个国会会期,即是明年首季,辩论这项法案。

在这一段时间内,巫统和伊党可以凝聚更多穆斯林的支持,在宗教优先之下,会让更多穆斯林倾向巫统或伊党;这已经让两党在穆斯林社会保住不败之地。

巫统也可以试图说服砂拉越和沙巴国阵成员党,甚至西马友党和希盟成员,改变立场支持修正法案;政治的运作,很多都是通过交易来进行。

重点来了:不管是哈迪私人法案,或者是变相後的政府法案,都是政治需要,特别是应对下届大选的重要武器。

第14届大选的决胜,绝对是主流马来选民。哪一方能够得到主流马来选民支持,就能入主布城。要争取马来选票,有甚麽可以比宗教更有力量呢!

只是,用宗教来达到政治目的,只会分化国家和人民。今天穆斯林和非穆斯林社会已经在伊刑法课题严重分歧,立场对立,未来只会更加激化。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博主赞过: